歡迎來到學術參考發表網

論民事責任能力的價值屬性[19405字_摘要關鍵詞

发布时间:2015-07-07 10:26

内容提要: 民事责任能力是指能够辨认和控制自己的行为,因而须对其致人损害的后果独立承担侵权责任的资格,又称“过错能力”或“侵权行为能力”。民事责任能力不是不法行为能力、权利能力或客观财产能力。在侵权过失趋向客观化的今天,民事责任能力不再是过失的逻辑前提,而是以对一定的能力低下者提供免责保护为政策性考量而建立的制度。对于民事责任能力的判定,应采纳以年龄形式标准结合具体识别能力的结合主义模式。

关键词: 民事责任能力 过失责任原则 过失客观化

收集。与西方多将问题聚焦于民事责任能力判定规则的差异以及民事责任能力与过失关系的理論分歧不同的是,

一、民事責任能力的內涵界定
(一)民事責任能力是什麽
因權益受侵害而生的損害究應由被害人承擔,抑或使加害人負擔損害賠償責任?這是各國侵權行爲法始終面臨的一個基本問題。就此,各國私法在普遍確立過失責任原則之余,爲應對近現代工業社會不幸損害的合理分配亦逐漸發展了無過失責任(危險責任)作爲侵權行爲的歸責基礎。WwW..com然一般認爲,在侵權行爲“複數之責任基礎中,仍以過失爲其主幹。亦即民事責任,原則上仍建立在過失之要求上”。[1][2]906而依通說,民事責任能力制度恰是從過失責任主義邏輯地演繹出來的。“即在過失責任主義之下,故意或者過失構成侵權行爲的要件。這裏所謂的過失,是指盡管能夠預見某行爲的結果而沒有預見,因此未能回避結果發生的情況,所以要追究因過失的責任,就必須以行爲人具備一定的能夠預見行爲結果的最低限度的智能和判斷能力爲前提。”(于敏:《日本侵權行爲法》,法律出版社2006年版,第84頁。這裏確認了民事責任能力與過失責任之間的邏輯聯系。因此,本文的主題民事責任能力將主要在過失侵權行爲中有其適用與探討空間,而與無過失責任無涉。)而對于欠缺這種能力的人,也就是無民事責任能力人,是無法追究侵權行爲責任的。這裏確認如同參與法律行爲時須有行爲能力,侵權行爲的成立也要求侵權人須具有過錯能力,或稱侵權行爲能力,亦即本文所探討的民事責任能力(有觀點認爲,“民事責任能力”的用詞不確切,且易引起歧義,因爲判斷是否具有這種能力是在過錯的層面上進行的,而此時的思維內容還沒有涉及行爲人的“責任”,因而以“過錯能力”的表述爲當。參見[德]馬克西米利安·福克斯:《侵權行爲法》,齊曉锟譯,法律出版社2006年版,第87頁。筆者認同此點,但囿于國內學界表述與交流的習慣,仍以“民事責任能力”稱之。)。傳統民法理論因此将民事责任能力界定为“能够辨认和控制自己的行为,因而须对其致人损害的后果独立承担侵权责任的资格”。这也是笔者对民事责任能力概念的理解与认知。这种内涵界定突出强调民事责任能力作为一种“足以辨识行为结果的精神能力”,系加害人因故意或过失侵权而具有主观可归责性的前提,因此构成过失侵权行为的构成要件(史尚宽先生认为,责任能力谓因自己之过失而负责任之能力,无责任能力者之行为因而不得使负责任。然在特殊侵权行为,无过失而使其负责者,责任能力之有无,在所不问。参见史尚宽:《债法总论》,

二、民事責任能力的價值維系
(一)從侵權行爲法的價值演變看民事責任能力的地位
前文已述,侵权行为法始终面临的一个基本问题是:因权益受侵害而生的损害究应由受害人抑或加害人承担。对此,人类原初的法律确立了原因主义,或称结果责任主义,即不问过失之有无,只要行为与损害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加害人就须负责。可以说,其属一种不知过失为何物的年代,人们迷恋于对行为人的报复与惩罚。然而,原因主义失之过严,对个人活动妨害甚大,因而不适合于社會实际生活,遂逐渐确立以意思或心理状态之非难可能性为归责依据的过失责任主义,使侵权行为法脱离结果责任之支配而趋于合理化。即如德国法儒耶林所言,“使人负损害赔偿的,不是因为有损害,而是因为有过失,其道理就如同化學上的原则,使蜡烛燃烧的,不是光,而是氧气一般的浅显明白”( 参见[德]鲁道夫·冯·耶林:《罗马私法中的过错因素》,柯伟才译,

三、民事責任能力的判定模式
(一)作爲民事責任能力實質的識別能力
在侵權行爲法中,之所以讓具有民事責任能力的加害人對侵害行爲負責,在于其系屬有理性判斷能力的主體,依其條件有足夠的辨別能力去避免對他人造成不當損害;同樣,在法律行爲,之所以認可具有相應行爲能力的當事人可依自己的意思表示取得預期法效,亦在于其系屬理性主體,完全可依自主意思去規劃設計自己的法律生活。因此,可以說,無論行爲能力或責任能力,本質上均屬某種意思能力,非依人之出生而可自然具有。[4]274也正因爲如此,德國學理上才産生了“廣義行爲能力”概念,試圖去解釋歸納兩種能力之間意思關聯的共性。但盡管如此,識別能力與行爲能力中的意思能力似乎仍需有所區隔而不可簡單等同。
关于识别能力的含义,判例与学理的认识颇多歧异,有认为系理解行为社會价值的能力;有以为系指理解行为之侵权性的能力;有以为其乃辨别是非利害之能力;有谓应以对行为可能产生的危险有一般的理解为已足;还有认为只要对侵权行为是社會一般观念认为不容许之行为有所认识即应负责等等。[11]114[15]104[19]236对此,笔者以为,识别能力应只是一种最低限度的智能与判断能力,即属法律对于“可资认定其具有最低限度的判断能力者”( 黄立:《民法总则》,第76页。转引自龙卫球:《民法总论》,编辑整理

四、結語
本文所述,旨在對民事責任能力概念內涵正本清源,並解釋其在現代侵權行爲法中的價值及其適用。至此,可以說,民事責任能力主要系在貫徹對未成年人與心神喪失者等智識不全的加害人的保護,因爲,這些人在行爲時不具有相應理性能力而無需負責。從而,在過失客觀化以轉向損害填補的現代侵權行爲法潮流下,民事責任能力概念規則的存在,可以說是自昔日所注重的在加害人與受害人雙邊結構中依意思責任原理解釋歸責所余存的對加害人意志品質的照顧。

注釋:
[1]曾世雄•損害賠償法原理[m]•
[5]王澤鑒.民法總則[m].北京:

學術參考網:/fx/mf/40744.html

上一篇:民间文學藝術著作权保护路径分析

下一篇:《侵權責任法》保護的民事權益

相關標簽: